娉婷我妻為誰所騎

时间:2019-09-03 01:42:43

時光如流水,那些日子早已過去,待回首一一梳理,卻是欲理還亂,只記得一個個時光的片段,或悲哀或欣喜,或憂傷或甜蜜。我和她相識在一個清秋,所謂清秋,只是升入高中的時節。那時的我年少輕狂,覺得自己足夠優秀,內心孤傲,但表面上還是很隨和,和一群剛熟識的男生打成一片。那時我的心理還不夠成熟,和過去一樣,希望引起異性的注意,又不想過份關注她們,不願主動搭話,開學十幾天還叫不出幾個女生的名字,但更令我驚奇的,是我第一次見到她。我不知該如何描繪她,生怕初見太美,於是主觀誇大。她很好看,但那種美絲毫不張揚,她長得很白,不施粉黛,那天然的顏色卻更美,臉上的肌膚有種晶瑩感。初次相見時我以為她有雙大眼睛,實際並不像我當初以為的那麼大,只是很靈動,那清澈見底的眼睛,彷彿能看到她內心的一片純潔,又好像她能看穿自己內心的所有想法。鼻子小巧挺拔,嘴唇鮮嫩的如同櫻桃,後來發現她的習慣動作,總是時常的抿抿嘴、皺皺眉,好看的女孩什麼樣的表情都好看。頭髮只是在腦後簡單的一束,顯得清純清爽,她的美是那麼柔和,不咄咄逼人,讓人親切而想靠近,卻神聖不敢唐突。我有些吃驚的對她說:「同……同學,怎麼我好像沒見過你?」她嫣然一笑,看我一眼:「我懷疑我們班的人你還沒認全,你除了上課時在教室裡,其它時間都不在的。」我聽她這麼說是很注意我了,不禁又慚愧又興奮,課間和午間,我總是出去進行各種體育活動,就是不活動也在校園裡逛。我們第一次的對話很簡短,但她給我留下非常深刻美好的印象,我知道了她叫婷,當然這只是此文中她的名字,和她的真名相近,也很適合身高一米六六婷婷玉立的她。從那之後我就開始刻意關注她,她坐在我的後面幾桌,於是自習課時我經常有意和後座說句話或借個東西,然後悄悄看她一眼,她總是心無旁騖的在低頭學習著,從沒和我目光相遇過,我很想找個機會和她搭話,但相隔太遠苦無良機,那還是我的情竇初開,渴望與羞澀並存的花季年齡,想坐到她身邊座位問個什麼題,又覺得那些題太簡單,問那樣的題顯得我缺乏智商了,畢竟我升學成績是班裡最好的,那時的我是心高氣傲的。在我的猶豫中,期中考試轉眼間來到了,我以為我穩妥的會是班裡第一,沒想到第一的卻是她,我排名在她之後,這讓平日有些張揚的我臉上無光。但努力的人比不夠努力的人成績好是公平的,在那之後我收斂了很多,開始在自習課上做題了,但是心有旁騖的我總不如她認真,而且做來做去似乎沒有不會做的題,於是又懶得做了。在那次考試之後,我更覺無顏和她對話,連平日見面的點頭禮都快省略了。考試之後很多人都去找她講題,無論男女,她也總是會放下自己的事,給他們耐心解答,那些人笨得很,而她卻不厭其煩的一遍遍解釋。那時的她在我眼裡特別美麗,其實誰也不願自己的時間被別人佔用,尤其是成績好的學生。她是如此善良,不忍心讓別人失望,我甚至覺得那些男生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別有用心,是想和她故意搭話的,可自己又沒有做護花使者的資格。人生第一次感受到醋意,讓我知道我已經喜歡上她了,醋意當然微微酸澀,但是暗戀的滋味確實甜蜜到無法言說,我渴望見到她,看看她那張好看的臉,哪怕只是一眼瞬間,心中便頓時充盈著滿足感和幸福感,可以供我好好回味一番,回味過後又忍不住想去看。在教室的時候,她是坐在我斜後方的,但只要我想到,她就在那裡,只要回頭,我就會看到她,她的存在對我而言都是種賞賜。我不僅和她共同生活在一個世界上,還離得這麼近,那更是一種幸運。少年的心是容易滿足的。一個人獨處的時候,她會在我腦海裡清晰浮現,卻總是一張側臉,我努力地想讓她正對我,但我無法做到,不知怎麼解釋那種心理,少年的心也是奇怪的。第二年的春天到了,學校的傳統是在春天舉辦足球賽和運動會,我們這座城市有著悠久的足球傳統,很多孩子都是從小踢球。我也迎來了表演時刻,足球是我的熱愛和特長,我無懸念的擔任了球隊隊長。婷被公推為啦啦隊隊長,其實文靜溫柔的她並不合適,班裡有著大嗓門的狂熱女生,她當啦啦隊隊長是這些男球員們